徽商银行支行行长亲设理财骗局中信银行员工送10亿

一个漏洞百出的理财骗局,竟有银行员工送出巨款,究竟怎么回事?

11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起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揭开了一个由徽商银行多人精心设计,中信银行员工为牟取600万元巨额“顾问费”而配合实施、甚至主动推进的理财骗局,涉案金额高达10亿元。

不过他也指出,当从一个技术变成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真正往医院推的时候,跟其他产品面临同样的竞争,医疗产品要进入医院不光是产品创新高低的问题,还涉及到客户、医院,它是一个复杂的决策过程。

常某等人的真实计划,是以徽商银行蚌埠固镇支行销售理财产品为由,骗取出资方将理财资金存入该支行,再通过虚假手续将钱骗出。

在产业里找AI落地的场景

文并摄/北青社区报 李璇

近年来,医疗AI获得了资本的高度关注。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医疗人工智能行业市场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数据统计,2013~2018年,我国人工智能医疗行业融资额整体走高,2018年前三季度,共有39家企业披露完成融资,其中18家企业披露融资金额,合计约26.2亿元,同比增长128.42%,行业正处于风口上。

“但是医疗影像AI也遇到了一些波折和坎坷,其中最显著的是中国的医疗影像AI公司过去三年80%都集中于类似的应用领域,比如我们常说的肺结节和乳腺结节的筛查。”李晶珏说。

过去几年,大部分的AI公司选择了相对来说比较同质化的,门槛比较低的肺结节筛查的领域。“过于集中于同一个领域,一是技术门槛并不高,二是应用的场景相对局限,三是同质化的竞争就会多,这不利于一个创业公司早期的发展。”她说,医疗影像AI应该有特色和技术瓶颈,有技术上的“护城河”。

此外,李晶珏提到,无论是行业巨头公司还是创业公司,想涉足医疗AI行业,大家都需要翻过两座山,一是数据的山,二是临床应用的山。

尽管近年来医疗AI发展迅速,但仍然遇到了一些问题,从资本角度上来说,现在医疗AI的盈利情况依然不是很乐观,仍然存在产业化困难等情况。

此外,记者还发现,公交车经过乘客较多的车站时,张宝林师傅不忘叮嘱老人慢点下车,不要着急。

2017年4月,蚌埠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队长高忠田曾披露了一起诈骗犯罪嫌疑人潜逃出境被抓回的案件,涉案金额高达14亿元。

吕某先后联系浙商银行、兴业银行,均未获得成功。而后吕某又通过天津信唐公司同业部张某2,在2015年10月,成功与中信银行总行营业部员工李某取得联系,向其推销所谓的徽商银行10亿元2年期保本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5%。

后来,借贷的企业因经营不善无力偿还贷款,作为担保人的常某也无力偿还,在王某某的威逼利诱之下被拉上“贼船”。

涉案的徽商银行蚌埠固镇支行行长常某,除参与设局诈骗中信银行出资购买虚假理财产品外,还曾协助他人骗取银行贷款。

2015年11月,中信银行通过通道公司千石公司将10亿元理财资金转入徽商银行蚌埠固镇支行,后仅有2亿元被用于购买与协议不一致的理财产品。

在英特尔医疗与生命科学事业部中国区负责人李健看来,中国市场上医疗机器人和药物发现是比较低估的两个方面。现在AI的应用得到了充分的发展,目前发展比较全面还是医学影像。

安德医智大中华区CEO李晶珏也表示,过去几年医疗影像AI确实得到了这个行业包括投资人非常多的关注,相信它能够落地化、产业化的认可最多。

然而这一次,段某伪造的身份被银行当场识破,王某某闻声出逃至缅甸,在整容后准备再次潜逃时被警方侦知抓获。

她进一步阐释,首先要去搭建数据壁垒,要能够拿到高质量的数据和优质的医疗机构进行合作,这就先是成功了一半。第二是临床应用的落地,对医疗AI、影像AI不能只做影像判读,源自于影像,服务于临床,这一定是未来影像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翻过大山,就有机会走到最后、笑到最后。”

然而这笔所谓的理财业务,并非是一场正常的金融活动。

“所以拿到了国家的一些注册证肯定比没有拿证好一些,但离真正能够走进医院,包括教育临床的医生能够用先进的AI解决方案来进行临床的诊疗,传统医疗所走过的路,所趟过的坑,一个也少不了。”高维鹏说,应当说是前途光明,但是道路还是挺曲折。

在李某的联络操作下,这笔钱从资金使用方力赛公司转入国元证券。李某许诺给予后者一定的财务管理费,并嘱咐对接人“不要对外交流”。2015年12月,李某从中信银行“火线”离职,转而加入平安银行北京分行。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处理之中。警方提醒广大市民,根据《道路交通安全》第三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

民警勘查现场后发现,事故发生的绿杨路路宽 7.4 米,路况较好,本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故。但当天附近居民张某过八十大寿,家人便占用了东侧半幅路面搭建一顶长约 40 米的帐篷,在帐篷内设宴庆贺。民警发现虽然帐篷两端放置了”前方设宴请车辆绕行”的提示标牌,但路边停满了各种车辆,横穿公路的客人络绎不绝,场面非常混乱。帐篷内还有司仪在主持节目,现场闹闹哄哄,帐篷里射出的灯光也非常刺眼。

直到案发后,这600万元被警方冻结在国元证券公司账上。 李某不仅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迎来了牢狱之灾。

那么,目前的医疗AI主要集中在哪些应用场景?哪些是被高估的?哪些又被低估了?近日,在由亿欧主办的“2019年世界创新者年会——医疗大健康创新论坛”上,业内专家、从业者、投资人等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

作为核保核签人的李某,既不对理财产品与徽商银行官网公开的产品内容不一致,以及随意修改产品说明书等违规行为提出异议;也不对核章面签、用章审批等程序作出严格核对,“高抬贵手”就放了过去。

据亿欧智库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7月,在中国市场活跃的医疗AI企业共126家。其中,开展医学影像业务的企业数量最多,共57家;开展疾病风险预测业务的企业数量为41家;医疗辅助、医学影像、药物研发企业较2017年统计数据有增加;健康管理、疾病风险预测企业较2017年统计数据有减少。

12月24日17时42 分,高邮市公安局交警大队车逻中队接到 110 指令称,在绿杨路与中心大道交界处南侧,发生一起轿车与行人碰撞事故。民警迅速赶到事故现场,经了解曹某驾驶小轿车与行人邹某相撞,致行人邹某受重伤,随后邹某被紧急送往医院进行救治。

她认为,医疗影像AI在医疗的应用场景应该是百花齐放的。从应用的疾病来讲,就有头部神经的、心脏的、胸部的、腹部的、盆腔的等等。从临床流程上来讲,有入院前的预防和筛查,入院后还分为急症和重症、疑难疾病,复杂疾病的诊断包括急症的预计、风险评估、病因分析等等,其实都是医疗影像AI该涉足的领域。

曹某今年25岁,据其交代,当时她驾驶小轿车由南向北行驶经过事发地。由于当时下着小雨,前方光线很暗,心里本来就有点慌。发现前方路边有车辆、帐篷时便急打方向避让,但由于避让不当撞倒了提示标牌,并将来参加寿宴的邹某撞出了 5 米多远。民警了解到,邹某今年62岁,是张某的亲戚,目前伤势较重,正在高邮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在元生创投合伙人高维鹏看来,医疗是所有创业和投资类型里面最保守的一个领域。一个创新的医疗技术能够写到医学院的教科书里,要20年时间。因为这是一个人命关天的事,它先天就是一个非常保守、非常严肃的事情,所以从这点上来说,它跟所有事物发展的规律一样,不能跨越式发展。

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发现,常某在此案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且案中的主犯王某某,很可能就是上述裁判文书中提到的、指挥虚构理财产品和伪造印章的王某1。 警方描述,山西运城的王某某平日里与银行从业人员往来密切,对行业规则和银行之间的联系比较了解。2014年5月因旗下淀粉制品公司资金链紧张,王某某便伙同当地一家银行的经理段某,在其协助下伪造专业材料和发布虚假贷款信息,成功地从当地另外一家银行骗取贷款4亿元。 成功套现后不久,王某某将2亿元以高利贷的形式放给安徽蚌埠市的一家企业,在此过程中便结识了时任徽商银行蚌埠固镇支行的行长常某,并拉拢其为借贷提供担保。

李某见有利可图,遂先提出将5%的年化利率拆分为4.5%+0.5%,后因4.5%的年化利率不能满足中信银行总行的收益要求,又将之拆分为4.7%+0.3%。

他认为,基于像日常的呼吸、心跳、睡眠、尿液等这些很容易获得的信号的监测,尤其是消费者端的这些信号的分析是特别值得创业公司、投资公司或者政府层面去推动的。“这是真正能够保证我们对疾病的治疗往前移,移到健康管理层面,而不是等到出了状况才想办法去找产品。”

近日,记者来到牛栏山客运站看到,驾驶员张宝林正在车上整理座椅上的坐垫,擦拭车内玻璃,清理车内卫生。

“座椅上的坐垫真是让人觉得暖心!再也不用担心坐‘冷板凳’了。”乘客刘先生说道。“这是有爱心坐垫的顺20路,每次我不赶时间的时候都会乘坐这辆公交车。车内不仅干净整洁,司机张师傅对乘客也十分热情。”乘客孙女士笑着说。

甚至在常某等人无法提供徽商银行总行授权书时,李某还利用自己的员工身份主动协调放款,助其成功行骗。

李某曾多次试图将上述0.3%、合计高达600万元的财务顾问费转出,但国元证券领导认为其行为属于“洗钱”,不予批准转出。

投融资数据方面,2012年至2019年5月获投的医疗AI企业中,智能影像领域占比最高,医学数据挖掘领域及健康管理领域分列第二、第三位;语音电子病历投资事件数最少,仅2017年出现一例。

其中4.7%写入理财协议,由徽商银行按期支付;而0.3%则以签订财务顾问服务协议的方式,由使用资金的企业一次性支付。

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发现,

△占用半幅道路搭帐篷办寿宴

△寿宴帐篷摆到了马路上,周围还停满了各式车辆

相较于医疗影像AI,李健认为慢性病的AI是最重要的,是最值得挖掘的。“其实我们每个个体都是一个巨大的生物信号发射场,可是到今天为止,我们对这个发射场信号的采集、利用和分析是远远不够的。”

肖世兴告知另一人赵朋后,赵朋联系廊坊银行推销该款理财产品,但未得逞。后赵朋又联系了北京环球泰达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商某,让商某帮助寻找出资方;商某便联系了民生证券河南分公司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吕某,让吕某帮助寻找出资方。

张宝林说:“记得工作的第一年冬天,看到乘客坐在座椅上时‘激灵’的表情,于是每到天气转凉的时候,我都会为每个座椅上铺上坐垫,现在已经连续6年了,每年都会换新坐垫。乘客们觉得温馨温暖就够了。”

记者看到,公交车内的32个座位上都整齐地铺着蓝色坐垫。张宝林告诉记者,冬天车内的座椅早晚都会较凉,担心乘客在乘车时感觉座椅冰凉,所以自己就为座椅铺上了坐垫。

2016年6月,徽商银行蚌埠分行发现王某1等人伪造其公章及其行长钟秋实实名章,用于对外签署理财合同,于是书面向蚌埠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这起涉及10亿元的诈骗案终于“东窗事发”。 然而直到案发,中信银行也只收回了5.3亿元,剩余4.7亿元未追回。

为牟私利,员工“上当”

△发生事故的轿车,挡风玻璃被撞碎

在简单介绍了所投资的医疗AI企业的相关情况后,高维鹏提到这些企业的共性,一是都结合了医疗的人才以及人工智能的专家,他认为这是目前在医疗AI的创业和投资里面,需要重点关注的。

“医疗AI这个词语的组合,医疗仍然是基础,AI在可预见的未来还是一个辅助性的解决方案,我们一定要能找到在医疗领域非常资深的专业人士以及人工智能领域专业的资深人士这样复合型的组合,才能很好的实现这个项目的落地。”他说。

实际上,使用“萝卜章”(即伪造的公章)虚构理财产品、骗取中信银行出资10亿元购买,并不是常某等人的唯一一次作案。用“惯犯”来形容这伙人,或许会显得更加贴切一些。

王某某要求常某与其“合作”,从银行弄点钱出来。常某没有拒绝,而是利用银行行长的身份便利提供了作案条件,帮助王某某成功骗取、套现资金10亿元。 2016年5月,由于第一期4亿元的贷款即将到期,王某某找到段某准备第三次作案。

AI在医疗领域里的多个细分领域已经得到了应用,而在这些领域中,哪些技术是被高估的,哪些是处于低估状态的?

然而这个骗局依旧漏洞百出,最重要的一点,中信银行方面要求的徽商银行一级分行行长核章面签等,仅任支行行长的常某显然不能胜任。情急之下,这群不法分子想到的是找人假冒行长面签,以及使用伪造印章、名片等。

作为设局者之一的常某,虽然在骗局中得到了4000多万元,但在案发后同样被警方抓捕,这笔巨额“好处费”也被追回。 有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医疗机器人和药物发现领域被低估

原本常某等人只是设计了5%年化收益率的理财骗局,并未想到李某接触后会提出拆分利率的做法。不过为了让骗局显得真实一些,他们还是根据徽商银行的“智慧理财”产品,修改出了新的产品说明书等资料。

二是要在产业里面来找AI落地的场景,不论是精准医疗还是服务,其实都有一些环节能够把AI在具体的产品、服务中来落地。这实际上又涉及到医疗的一些政策性问题,包括4+7带量采购,这些都影响了医疗行业,包括医疗AI自身发展的速度。

记者采访了解到,给这辆车装上坐垫的张宝林来自黑龙江五常市,已有26年驾龄,这些坐垫都是他自掏腰包购买的。

而真正的主犯王某某,连续作案三次,累计从银行骗取了14亿元巨资。

“现在大家都要去把AI的解决方案申请国家的注册证,单独申请难度很大,但是作为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相对来说,无论是行政的许可,还有在医院的收费标准上,都会有一些落地的方便。”

中信银行被骗理财的事情,最早得从2015年说起。这一年5月,时任徽商银行蚌埠固镇支行行长常某,与王某1、陈某1、肖世兴等人商议,围绕常某的银行行长身份,初步提出在徽商银行做一笔理财业务。